医卫腐败很大程度上搞乱了经济秩序-隆林新闻
点击关闭

医疗设备-医卫腐败很大程度上搞乱了经济秩序-隆林新闻

  • 时间:

蓝天救援队员身亡

為了讓醫院科室更多使用其銷售的醫用耗材,李某及其公司以「回扣」方式,向淮北市人民醫院、淮北市婦幼保健院、淮北市第四人民醫院、濉溪縣醫院、濉溪縣中醫院的39個科室行賄1823.8萬元,涉及120急救中心、骨科、兒科、婦產科、心內科、普外科、麻醉科、肛腸科、神經內科、消化內科、血液透析室等多個科室。

藥品目錄方面,安徽省醫藥集中採購服務中心曾隨機擴大採購目錄,將同一廠家的同一成分藥品以不同名稱、不同品規、不同劑型為由,把本不能進入採購目錄的藥品招入目錄。該中心原主任胡某,在三次全省醫療機構藥品集中採購招投標期間,多次收受多名藥品生產商、代理商、配送商的現金和財物,為之提供招投標信息、建議,協調解決問題等,累計收受人民幣110.5萬元、美金3千元、購物卡3.9萬元。

一些醫護人員吃回扣成商家牟利的「業務員」

部分官員「靠醫吃醫」大搞權錢交易

官員管審批,「靠醫吃醫」;院長搞招標,私下勾兌;一個藥商行賄兩千多萬元「拿下」3個醫院院長和5家醫院的39個科室;有的醫生安一個心臟支架拿回扣兩三千元,裝一套心臟起搏器賺四五千元,用一桶消毒液也能得二十元……行政權成為攫取暴利的「通行證」,處方權淪為攫取暴利的「提款機」。

據了解,對於安徽省委巡視發現的問題,安徽省衛計委進行了全面整改,提出針對性整改措施310餘條,制定印發了《關於印發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深入推進作風建設實施辦法的通知》等50個文件,並落實財政資金緩解公立醫院債務壓力。

多名受訪對象認為,要打破「醫衛腐敗周期律」,必須找准「病根」開展「靶向治療」:

巡視組介紹,一些醫衛系統官員「靠醫吃醫」問題突出,頂不住不法商家的「圍獵」,有的甚至甘於「被圍獵」,大搞權錢交易、暗箱操作,使手中的審批、採購等權力成為商家攫取暴利的「通行證」。

「醫療衛生領域貪污賄賂犯罪,涉及的部門多、人員多,單個人員很難完成犯罪。」一位辦案機關負責人說。

近期,安徽省衛健委出台了《加強新時代全省衛生健康系統黨風廉政建設十條要求》。嚴禁領導幹部違規插手干預招標採購工作,規定未經公開招標、帶量採購、談判議價等方式確定價格的醫藥產品,醫療機構不得採購。嚴禁在招標採購、診療服務、衛生行政審批等環節收受「回扣」、「好處費」,嚴禁衛生學會、協會、分會自行接受社會捐贈資助等。

李某及其公司銷售的耗材種類較多,回扣比例一般按銷售額的15%到20%計算。一套心臟起搏器提成4600元,一個超聲刀提成800元,一支止血粉提成500元,一桶消毒液提成20元……據法院判決書記錄,多的科室不到3年間就收其回扣160多萬元,平均每個月收入4萬多元;少的科室8個月收其回扣6千多元,平均每個月800多元。

一要完善從業禁止制度,對於通過行賄謀取暴利的醫藥供應商及其股東、高管均採取從業禁止,在醫療供應商准入目錄中永久性剔除,收繳非法所得。二要建立醫護人員從業信息庫,對違規醫護人員吊銷從業資格,徹底清理出醫護隊伍,收繳非法所得。三要建立延伸核查機制,對醫療產品供應商開展延伸審計,規範供應商財務管理水平,保證財務和業務數據完整和真實。

上「搞定」院長,下「搞定」醫護人員,為了讓這條腐敗利益鏈「順暢運行」,中間還需「潤滑」多個職能部門。據判決書顯示,以淮北市人民醫院為例,李某及其公司還分別向招標辦、設備科、財務科等負責人行賄。縱觀安徽多起醫衛腐敗案,以「統方費」「加班費」「會務費」「藥品推廣費」等名義給予醫護人員「回扣」,是一種普遍現象。

多位人士建議,用「以醫養醫」取代「以葯養醫」,合理提高體現醫護人員技術勞動價值的診療、護理、手術等項目價格,讓醫護人員「拿該拿的錢」,體現「醫術價值」和多勞多得。使醫院通過提供高質量服務獲得合理收入,降低藥品、檢查價格,消除大處方、大檢查。

醫護人員成為商家的「業務員」,科室主任與商家確定回扣比例,醫生開處方,護士統計使用量。安徽某醫院骨科護士長僅從一家耗材供應商處就收取了210萬元回扣,在科室內私分;大專家成為商家的「推銷員」,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原院長、安徽省超聲醫學工程學會原會長張新書,收受賄賂340餘萬元,利用影響力幫助商家組織產品推介會;學會協會成為商家的「聯絡員」,全省各類醫學學會、協會眾多,覆蓋所有專業,依附行政權收取商家贊助費,以年會、論壇等方式為商家搭建營銷平台。

原標題:行政權成「通行證」 處方權變「提款機」

一位參与安徽省巡視巡查工作的相關負責人介紹,安徽是全國首批4個深化醫改綜合試點省之一,近年來出台了集中採購、掛網限價、帶量採購、二次議價等多重改革制度,旨在降低藥品、耗材、設備的價格。但高發的腐敗問題,使老百姓本應享受的改革紅利被部分竊取。

商業賄賂帶來不正當競爭,破壞了經濟秩序,腐蝕了醫院風氣,誘發過度醫療等問題。比如安徽舒城縣人民醫院2015年與某葯企開展核磁共振項目合作,醫院時任核磁共振室負責人汪某與葯企商定,每檢查患者1個部位,葯企以「加班費」名義給醫院工作人員12元回扣。2015年至2018年,汪某與該院醫生魯某、護士伍某等人,共收受「加班費」54.6萬元並私分。

「新醫改十年,改革進入深水區,公立醫院改革被視為『最難啃的硬骨頭』,根治『腐敗之痛』也進入了關鍵期。」安徽省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吳樹新認為,醫衛腐敗很大程度上搞亂了經濟秩序,增加了病人負擔,敗壞了醫者形象,緊張了醫患關係。「現在改革的方向和路徑都有了,能否藥到病除打破『腐敗周期律』,離不開攻堅克難的決心與現代化治理的智慧。」

從2018年年初起,安徽主動對全省醫療衛生領域開展專項巡視巡查,實現各級衛計委和縣級以上公立醫院全覆蓋。2019年11月,國家衛健委印發《大型醫院巡查工作方案(2019—2022年度)》,決定對全國二級以上公立醫院開展一輪巡查。作為先期啟動醫衛專項巡查的省份,剖析安徽系列醫衛腐敗大案的「病灶」,尋找「病根」與「藥方」,兼具警示與參考意義。

38歲的安徽藥商李某,在這輪「醫衛反腐風暴」中被判刑3年6個月,並處罰金100萬元。貌似案件不大,他卻是一個區域性醫衛腐敗窩案的核心人物。經查,李某及其公司以金錢開路,「打入」安徽省淮北市3家三級醫院、2家二級醫院的39個科室,案件勾勒出一條完整的「醫衛腐敗鏈」。

醫院審批方面,安徽省衛計委醫政處原副處長阮某,先後7次收取商人陳某的175萬元,為合肥、蕪湖、阜陽、淮北等地的7家民營婦產醫院的設立等審批事項提供幫助。此外,阮某還22次收受或索取14名商人的錢財,為17家醫院的設立、升格、年檢、設立分院、增設科室等審批事項提供幫助,合計受賄527萬元、美元2萬元。

首先,需要「擠掉」暴利,合理葯價。「腐敗是現象,暴利是本質。我們的思路是擠水,給商家應得的利潤,但不讓他有錢拿出來搞商業賄賂。」多位辦案人員認為,必須「擠掉」醫衛行業的暴利,才能清除商業賄賂和不正當競爭,讓醫療產品定價回歸理性。

再次,要增加投入,體現公益。安徽多家公立醫院的負責人表示,一個突出問題是政府的投入長期不足,公立醫院的逐利化創收體制機制沒有根本改變,離不開「以葯養醫」。一家省級三甲醫院的負責人介紹,目前該院每年的支出中政府投入只佔約3%,遠低於全國10.1%的平均水平。這種情況下,醫院的基建、設備、工資主要靠自己,必須盈利才能運行,難以體現公益性。

其介紹,比如飛秒激光設備,公立醫院買1台約800萬元,在民營醫院不到500萬;骨科手術用的高檔鋼釘,公立醫院買一般兩千元以上1顆,民營醫院只需要900元。「我有朋友在醫藥公司,他說即使按民營醫院的價格,他們還有錢賺。」這位業內人士說,招標採購價格總體「虛高」,拉高了公立醫院的成本,為之買單的是病人和醫保。

其次,重典治亂,遏制增量。當前醫療腐敗存量較大,必須猛葯去痾、重典治亂,清除存量、遏制增量,依法嚴厲打擊醫衛行業商業賄賂和不正當競爭行為,建立「零容忍」從業標準。

一位辦案人員介紹,涉案醫衛人員在商業賄賂的驅使下,將處方單變成了「提款單」,幫助商家實現巨額利潤。

日前,安徽中醫藥大學原校長王鍵、安徽蚌埠市傳染病醫院原院長楊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據統計,隨着安徽掀起「醫衛反腐風暴」,近兩年來全省已有超過三十名醫院院長和醫衛系統處級以上幹部落馬。這些案件暴露出的「醫衛腐敗鏈」令人觸目驚心,而隨之催生的不正當競爭、過度醫療等問題,又侵蝕着醫改的紅利。

堅持並強化公立醫院的公益性,是當前我國醫改的重要原則。安徽省委在巡視巡查中發現,安徽有的公立醫院嚴重偏離公益性,把醫院當企業經營,把醫療服務當商品交易,侵吞醫改紅利。在關鍵環節問題多發,招標採購中內外勾結、應招未招、化整為零、虛假招標等屢屢發生,藥品和醫療器械採購大肆利益輸送。

打破「醫衛腐敗周期律」多方建議「清土壤」

腐敗侵蝕公益性部分公立醫院葯價虛高

去年以來,全國新一輪醫改進入加速期。以「4+7」藥品帶量採購為代表的系列重磅改革措施陸續出台,去年9月集中採購試點擴大到全國,25個藥品中選價平均降幅59%。

設備採購方面,安徽省衛計委某部門曾在集中採購CT設備時,為特定關係人量身製作招標文件,幫助其高價中標,商家獲利數倍。安徽省衛計委原中醫藥服務管理處副處長李某,利用負責實施安徽省中醫院能力建設設備採購項目的職務便利,收受合肥某醫療設備公司老闆戴某130萬元,向其透露招標設備的需求數量、品名、價格等關鍵信息,並在設備參數編製、招標設備分包方案、評分等方面提供幫助,使其順利中標。

他們建議,建立大數據平台,將醫院、生產商、供應商、價格等信息公開,實現數據實時動態採集;統一藥品、耗材的品規、劑型,提高數據的可比性。大數據平台對不同醫院的採購價格關聯對比,對異常信息進行預警,監管部門實時監控。

最後,需以醫養醫,體現價值。安徽多位醫衛行業人士表示,醫護人員「收回扣」,與其收入水平和結構有關係。醫生的收入結構里,基本工資較低,主要靠績效獎金,而績效又主要看給醫院創造的經濟效益。以皖北某縣為例,該縣縣級醫院的住院醫生月收入約五千到八千元,其中基本工資只有兩千多元,其他的主要靠給病人開藥、做檢查的「回扣」或「提成」。

作為全國最早開展醫改的省份之一,安徽省近年來堅持問題導向、主動作為,持續加大對醫衛腐敗的查處力度。包括2018年至今的這一輪「醫衛反腐風暴」,僅2014年以來,安徽已開展三輪大規模的全省性醫衛反腐行動。

「上世紀80年代後期,醫藥採購出現回扣問題,所以醫院開始招標,後來發現還不行就到縣衛生局招標,後來又升級到市裡招標,又到省里招標,但還是有問題。」安徽一位曾任公立醫院院長后擔任民營醫院院長的人士說,他「下海」后才發現,同樣的藥品、耗材、設備,民營醫院購買的價格一般比公立醫院要低40%或更高。

根治腐敗指向明確尚需攻堅克難

今年伊始,一系列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政策措施將全面展開。推進醫療服務價格動態調整等聯動改革;健全全國藥品價格監測體系;推進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今年2月底前全國各地要因地制宜全面推進;推進醫療服務精細化監管,今年6月底前制定實施合理用藥監測指標體系,定期公布監測情況……

今日关键词:平山3.0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