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完善违规涉企收费治理长效机制-射雕英雄传游戏-中山市新闻
点击关闭

改革制度-建立、完善违规涉企收费治理长效机制-中山市新闻

  • 时间:

第五版诊疗方案

近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等多個部門聯合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違規涉企收費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各部門在9月底之前,在本行業、本系統開展自查,嚴禁政府部門將自身應承擔的費用轉嫁給企業,嚴禁行業協會和政府部門下屬單位借用行政權力違規收費。各商業銀行也要嚴格對照「七不準、四公開」要求,堅決清理規範違規收費行為。

馬淑萍表示,強化收費事項公開,增加涉企收費透明度是目前最有效的措施。特別是對於行政性收費,通過社會監督大大降低了行政部門的自由裁量權,同時也減少了不必要的行政執法成本。

「近幾年政府在改善營商環境方面切實下了大功夫,較其他改革來說,在一些方面推進的力度和效果企業的反映相對是很好的。」她說。

「這些都應該是改革的問題,而不是單純的亂收費問題。未來還要在制度性上進一步完善,建立長效機制。」她認為。

這些違規涉企收費不僅增加了企業負擔,抵消了減稅降費政策紅利,破壞了當地的營商環境,也嚴重損害了政府形象。為此,近年來,各地、各部門加大清理規範涉企收費力度,市場監管部門持續加大涉企收費監管力度,2018年開展全國涉企收費檢查,查處違規收費金額6.2億元,可以說力度空前,效果顯著。

目前,財政部已建立了全國收費基金「一張網」,在財政部網站上建立專欄,集中匯總公布了中央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目錄清單、政府性基金目錄清單、地方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目錄清單。

對於涉及到市場性收費的事項,馬淑萍認為,管理和監管相對較難,比如經營服務性收費比較複雜,判斷收費合理性的難度相對較大,要解決這類費用的亂象還應先分析其出現的原因。

目前《通知》中提出建立長效機制的重點在監督方面,馬淑萍建議在加強監督的同時,也應該充分發揮市場自我調節的機制,從供給側改革入手建立長效機制。首先要進一步研究很多亂收費問題的根源,然後再用不同的方法來解決行政性收費、市場性收費和介於兩者之間這三種類型的亂收費問題。如果一刀切地用行政性收費這種辦法去解決會對市場秩序造成影響。

再如中介收費,《通知》提出要整治行業協會的亂收費問題,其實也和制度改革有關係。很多行業協會雖然已經市場化轉為企業,但是還需要做一些公益,政府又沒有補貼,只能靠一定的收費維持正常運行。

馬淑萍認為,行政服務和政府採購服務的規範化、透明化是政府服務社會最有效最公平的辦法。這也是國外的常見做法,也是一個長效機制。

此次《通知》緊扣當前存在的問題,明確了以下四個方面治理違規涉企收費新舉措,一是全面開展自查自糾;二是強化收費事項公開;三是違規涉企收費治理與「放管服」改革緊密結合;四是建立健全保障和評估機制。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中小企業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馬淑萍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亂收費是過去企業反映最多的問題之一。加強違規涉企收費治理是改善營商環境最重要的手段和措施,通過收費的規範化透明化,可以防止亂收費,降低企業的經營成本,提高企業投資的積極性,《通知》的出台具有重要意義。

馬淑萍認為,近幾年國家持續實施減稅降費,一定程度降低了實體經濟成本。一方面減稅規模在不斷擴大,2018年全年減稅降費規模約1.3萬億元。另一方面通過落實責任、加大考核力度、巡視紀檢等各種手段清理規範行政收費、政府定價經營服務性收費,切實改善了營商環境。

強化收費事項公開,增加涉企收費透明度是目前最有效的措施。特別是對於行政性收費,通過社會監督大大降低行政部門的自由裁量權,同時也減少了不必要的行政執法成本。行政服務和政府採購服務的規範化、透明化是政府服務社會最有效最公平的辦法。

涉企收費是加強涉企收費管理工作,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的一項舉措。由於涉企收費是由國家一些行政部門或者事業單位,為面向社會提供服務而收取,大多數收費帶有部門性、行業性、地方性,雖然也需要批准,卻沒有稅收那麼嚴格,因此容易出現收費雜亂、重複、交叉,不合規、不合理現象較多。

此次《通知》又加大了力度,要求地方政府及其部門要清理和公布政府委託中介機構承擔的事項,公布政府部門下屬單位的收費項目、收費標準、收費依據、收費性質等內容;省級政府要公布保留的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並明確費用的承擔方;國務院各部門要統一在官網公開要求企業接受第三方服務的事項。切實做到涉企收費公開透明,接受社會監督,讓企業明明白白繳費。

她舉例進一步解釋,比如說銀行收費,《通知》要求「七不準、四公開」,都非常正確,但是存在這些問題的原因,其實跟我國的銀行金融體系有關。「目前我國的金融擔保體系、政策性銀行體系不完善,沒有充分發揮應有的責任,商業銀行要承擔更多的風險,就不得不採用以貸轉存等方式增加收費轉嫁風險,所以還是要不斷完善整個制度的設計。」她認為。

實際上為了減少和規範涉企收費,國務院從2014年起就開始建立收費清單管理制度。2016年7月,國家發改委印發《關於全面實行收費目錄清單制度的通知》,要求各省級價格主管部門將清理規範涉企收費的成果以清單形式固定下來,以防止不規範問題沉痾再起。同時,推行收費目錄清單制度,將政府定價權限定在清單範圍以內,有利於提高收費政策透明度,接受社會監督。此後,建立收費目錄清單制度逐漸在多個地方政府推廣實施。

那麼,此次《通知》出台要解決哪些問題呢?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副局長甘霖介紹,從總的效果來看,違規涉企收費明顯減少,但是涉企收費項目雜、收費不透明、隱形收費多等問題依然存在,因此迫切需要按照「依法依規、公開透明、系統清理、健全機制」的原則,建立、完善違規涉企收費治理長效機制,推動違規涉企收費治理規範化、法治化,確保企業真切感受到減稅降費實惠,激發市場活力。

「市場性亂收費問題有可能是市場競爭不充分導致的,如果在一定條件下讓更多主體加入進來,通過競爭自然會降低收費。」但她分析認為,其實問題根源主要還是制度不完善。因此,要想真正解決這些問題還需要從制度改革入手。

今日关键词:探访火神山医院